首頁>檢索頁>當前

“公能”薪火 百年傳承

——寫在南開大學百年校慶之際

發布時間:2019-10-15 作者:本報記者 陳欣然 通訊員 馬超 來源:中國教育報

每年秋季,接到南開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新生,都會在通知書封面上看到八個大字——“允公允能,日新月異”。

南開大學的八字校訓,在眾多高校的校訓中顯得獨樹一幟,又引人深思——何為“公”?何為“能”?又怎樣才能“日新月異”?

事實上,這獨特的校訓并非創校之初就有,而是從辦學實踐的基礎上凝練而來。

華北大地,海河蜿蜒。在上世紀初那個風云激蕩的年代,一所承載著民族希望的學府在五四大潮中孕育、誕生。她就是由嚴范孫、張伯苓等教育家懷著“育才救國”的志向,在南開系列學校基礎上創辦的私立南開大學。

1934年10月17日,張伯苓在南開學校建校30周年紀念會上正式宣布,南開學校以“允公允能,日新月異”為校訓,致力于培養學生“愛國愛群之公德”“服務社會之能力”以及日新月異、自強不息的南開精神。

南開大學今年100歲了。

這所百年學府經歷過從最初的辦學艱難到后來享譽海內外的發展,經歷過因學生愛國行為遭受日寇炮火轟炸的毀滅性打擊,經歷過西南聯大時期的剛毅艱卓,更在新中國陽光沐浴下飛速成長……無論歷經怎樣的滄桑巨變,她的師生始終不敢忘記那八字箴言的含義:南開培養的,是既有為“公”之精神,又有為“公”之能力的人。

    南開的“公”——愛國愛群之公德

“你是中國人嗎?”“你愛中國嗎?”“你愿意中國好嗎?”

1935年9月17日,在新學年“始業式”上,張伯苓向全校師生提出了這三個振聾發聵的問題。這就是著名的“南開三問”。在老校長看來,愛國是最大的“公”。

2004年,在南開系列學校百年校慶暨南開大學創建85周年之時,一位年近九旬的老校友來到北京國家博物館,參觀在那里舉辦的校慶展,展板上的一幅圖片讓他數度哽咽:那是1934年華北運動會的一幅照片,當時參加運動會的南開學生,用方形的布旗舉過頭頂,組成了“毋忘國恥,收復失地”八個大字。當時當地,南開學生此舉引發了全場3萬余名觀眾經久不息的熱烈掌聲。

老人顫巍巍地對身邊的志愿者說:“小伙子,你看,當年那個在‘國’字右下角舉旗子的人,就是我!”在年輕的志愿者驚訝與肅然起敬的目光中,這位老校友描述起運動會后的情形:張校長應南京政府當局要求找來學生領袖進行訓誡,第一句話是:“你們討厭!”緊接著說:“你們討厭得好!”“下回還那么討厭!”“要更巧妙地討厭!”老人臉上的神情,已變得歡快和驕傲……

數年過去,當年的那名志愿者、如今的南開大學文學院黨委副書記李軍,依然清晰記得那位有些駝背的老人,也時常向自己的學生講起他的故事。李軍說,這位老人從來不曾出現在南開知名校友的名簿上,但他就像一滴熱血,和無數南開人一樣,永遠流淌在南開愛國的血脈中。

陳列在南開大學校史展覽館中的一張照片,經常會吸引參觀者駐足。它是1919年南開大學建校后的第一張開學合影,畫面里是96名“開山弟子”的青春臉龐。其中學號為62號的學生,名叫周恩來。

1920年南開創始人之一嚴范孫以本校“嚴范孫獎學金”資助周恩來赴法留學。周恩來被視為“南開杰出校友”和“最好的學生”,他的雕像如今屹立于南開大學主教學樓之前,上書“我是愛南開的”。

建校百年,南開歷史上有名可考的烈士有36位,馬駿、于方舟、陳鏡湖、何懋勛、劉毓璠、袁永懿、郭永懷等堪稱其中的杰出代表,他們用青春、熱血和生命,詮釋了對國家民族的赤膽忠心。

2017年9月23日,南開大學應征入伍的8名學子收到了習近平總書記的回信。“抗戰時期,許多南開學子就主動奔赴沙場,用鮮血和生命詮釋了愛國、奉獻的精神內涵……”總書記信中提到先輩的事跡,激勵學子們在軍中磨煉自我,同時也鼓舞了更多南開學子攜筆從戎。

南開的“能”——服務社會之能力

南開辦學之初為私立學校,但南開“私立非私有”。南開人心存大公,建設“以解決中國問題為教育目標的大學”,同樣也有“服務社會的能力”。

南開大學東北研究會組織師生實地考察,“搜集日本侵略中國之鐵證”,撰寫調查報告和專著,喚起國民和海外有識之士對東北問題的關注,成為當時最具影響的學術團體;化學研究所與范旭東、侯德榜的永利制堿廠合作,“以我之學識,易彼之經驗”,開校企合作之先河;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自創辦之日起,即致力于分析探討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中存在的實際問題,該所編制的“南開指數”享譽海內外……

百年來,“知中國,服務中國”的宗旨和“文以治國、理以強國、商以富國”的理念,在一代又一代南開人身上接續傳承:響應祖國號召、毅然放棄做了幾十年的藥物化學而轉入農藥化學研究并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的楊石先;師從恩師姜立夫在南開走上數學道路、心系祖國建立南開數學研究所、致力于把中國建設成“21世紀數學大國”的數學大師陳省身;以古典詩詞之教學來報效祖國、晚年捐贈全部財產設立“迦陵基金”以支持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研究的葉嘉瑩……

近年來,南開作為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鎮,深入研究闡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主動服務京津冀協同發展等國家戰略。5年多來,立項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近50項,南開學人領銜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協同創新中心”“中國APEC研究院”“京津冀協同發展研究院”“當代中國問題研究院”等智庫機構,承擔直接服務經濟社會發展項目1400余個,為各級黨政機關提供高質量決策咨詢報告500多份。

南開人在科研創新的道路上,同樣交出了一份份亮眼的成績單:饒子和院士在SARS病毒和H5N1禽流感病毒蛋白質結構研究方面世界領先,被譽為生物物理領域的“傳奇科學家”;曹雪濤院士的成果“炎性免疫反應的新型分子與細胞機制”入選年度“中國生命科學十大進展”;張偉平院士因在阿蒂亞——辛格指標理論方面的新成就,被國際數學界譽為“該領域的領袖”……

南開的“新”——日新月異自強不息

“所謂日新月異,不但每個人要能接受新事物,而且要能成為新事物的創造者;不但要能趕上新時代,而且要走在時代的前列。”這是張伯苓對校訓中“日新月異”的明確闡釋。

敢于“日新月異”的南開大學,在百年探索中始終走在社會和時代的前列:1920年9月,南開大學開始推行男女合校制度,成為中國最早招收女生的大學之一;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南開大學設置了東北研究會、經濟研究所、應用化學研究所、化學工程系、電機工程系、經濟學院等直接為社會服務的系科和研究機構,被公認為獨開風氣之先;在改革開放初期,南開即率先創立了金融、旅游、生物化學等諸多社會急需的應用學科專業;上世紀80年代,南開大學在國內率先與加拿大約克大學聯合培養研究生,創造了中外合作辦學的“南開—約克模式”,為國家培養了大批高層次管理人才……

2011年底南開大學出臺的《南開大學素質教育實施綱要》,被師生簡稱為“公能教育綱要”。它從提高人才培養質量入手,把“公”和“能”細化為對學生工作的具體要求,并形成一個全面、穩定的評價體系。

1934年,當張伯苓宣布將“允公允能 日新月異”作為南開校訓的時候,心中一定有著無盡的感慨。篳路藍縷,以啟山林,完全靠自籌款項建立起中國第一所私立大學,寄托著創辦者多么熾熱的“濟世情懷”。

多少年過去了,張伯苓大概不會想到,他操著一口純正天津話所闡述的辦學理念,猶如一座燈塔指引著南開大學近百年的發展路途,指引著一代又一代南開人的成長。

“南開,難開,越難越開。”這是張伯苓曾經的名言。回望歷史,生于憂患之南開,飽經滄桑,歷盡挫折,卻愈益奮勵,越難越開。建設南開風格、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這個縈繞南開百年的夢想,始終是幾代南開人為之奮斗的目標。在這里,“公能日新”的品格薪火相傳,南開人將在砥礪前行、接續奮斗中,交出一份無愧于人民、無愧于歷史、無愧于新時代的答卷。

《中國教育報》2019年10月15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xghowo.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彩票数据中心